系友动态

阮伟祥 — 共聚青春梦,畅叙燕曦情

发布时间:2015-05-07 

      编者按:

四月的复旦春意盎然,满园芳菲,我们共同迎来了复旦高分子人一年一度的盛会。4月16日下午,第九届高分子人节在光华东辅楼102举行开幕式。浙江龙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阮伟祥先生出席并带来一场“共聚青春梦,畅叙燕曦情”主题演讲,与大家追忆青春岁月,分享奋斗历程。

 

 

阮伟祥简介:

1989年复旦大学材料系高分子专业研究生毕业,随后留校任教。1993年初辞职回乡,历任浙江染料助剂总厂总工程师、浙江龙盛集团总工程师、总经理、董事长职务。他是一名“染料专家”,先后获得全国优秀社会主义建设者、浙江省劳动模范,浙江省科技进步奖,浙江省151人才、绍兴市市长奖、“绍兴市十大风云越商”、上虞市突出贡献企业家、上虞市十大杰出青年等荣誉。

 

叙情深

我离开高分子的时候正是高分子科学系成立,至今22年了。在离开复旦的时候,我一直在想象,以后回到复旦的时候,面对我的老师、同学,我会是怎样的我。今天来到这里,我看到了很多同学,也想起了我年轻时在复旦的时光。有人说,出国以后更爱国,我说,离开复旦以后复旦情结就更浓了。我是1982年考入复旦大学化学系,1986年进入材料系高分子专业读研究生,1989年留在材料系高分子组任教,1993年离开回到浙江经营企业。22年后的今天,我回到复旦,看到校园非常漂亮,一草一木,感触很深,也很高兴今天能有机会跟大家分享我这二十几年的工作和经历。

 

忆发展

聊纺织助剂到染料行业的跨越

龙盛是一个家族企业,92年时主要生产纺织助剂,从纺织助剂到生产染料的转型对一个家族企业来说是十分不容易的,无论是技术、人才,还是资金、市场,可以说是什么都缺。93年我从复旦回去时职务是总工程师,但是染料基础和工厂经验我一点都没有。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一边工作一边学习。那时候,染料生产主要以国有企业为主,乡镇企业开始投资,外资企业大量涌入,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要与国企、民企、外企竞争,就要依靠创新。当时中国染料与世界染料市场差距很大,工艺和装备完全是一个不同的层次。我很感谢复旦的经历让我有了更加开阔的视野,我坚信,既然什么都要从头学起,那我就要找最好的老师。我们从日本引进顶尖的染料专家,我与他们天天一起工作,并了解国际染料产品方向、工艺和技术,使我们的产业与国际领先水平保持一致。

在复旦的实验室里,我完成了一项十分具有挑战性的工作。原本分散染料生产中使用大量的硫酸,导致严重的环保问题。而我们改变生产工艺,利用SO2与硝酸反应制得的亚硝酰硫酸,不使用任何溶剂,将硫酸用量大幅降低,染料合成反应浓度提高至原来的4倍。也就是说,在同样的设备和条件下,我们产量成倍增加,节能降耗,降低成本,提高产品性能,又减排环保,一下子就把中国分散染料水平与国际接轨,迅速的打开市场,使公司效益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从92年染料项目立项启动,94年建成投产,至97年后来者居上在短短三年时间,龙盛就站到了全国领先的地位。

 

说三大技术颠覆性创新

2000年,我们开始开发环保型、高牢度的活性染料系列产品,同时我们感觉在染料行业还有很多值得做的事情。间苯二胺和对苯二胺是芳纶的主要原料,对应于芳纶1313和芳纶1314,但是国内采用硝化-精制分离-铁粉还原的生产工艺,污染严重,我们通过技术攻关,采用硝化—加氢还原-精馏分离得到产物工艺,收率提高了15%以上。听起来这个过程好像很简单,可工业生产不是实验室里只要搭个装置就可以了,我们是从零开始开发连续硝化和加氢还原工艺,并且建造了78米高的精馏塔来分离得到邻苯二胺与对苯二胺,回收了老工艺废弃的物料,达到绿色清洁化工艺。,可想而知我们面临的挑战有多大!这两项技术的成功实现了行业里颠覆性的创新。随后,我们利用低成本的间苯二胺,采用水解工艺得到间苯二酚,全面替代国内高污染的碱熔法工艺。采用连续化的水解工艺,控制水解工艺参数,不仅保证间苯二酚的生产,还可联产间氨基苯酚,不仅解决了废酸的循环回用,解决了能源梯级回收利用,大幅度提高产品收率。连续硝化、连续加氢还原、连续水解等尖端技术创新与开发,解决废物资源化利用,废弃物减量化,能源梯级利用等颠覆性创新,开创了一条绿色清洁化生产之路,为龙盛赢得了竞争机会。2003年上市后,我们提出要成为世界级纺织化学品生产服务商,依靠技术和创新参与到全球产业竞争中去。

 

谈德司达并购案

2007年,龙盛与印度KIRI公司签署合作协议,2009年,活性染料项目在印度正式投产。2010年,龙盛成功收购全球最大染料公司——德国德司达公司。一开始是我们的印度合作伙伴与美国一个基金合作收购德司达,但是在最后一刻,美国基金退出,收购眼看就要失败。当时我在新加坡,了解到这个情况后,几分钟内我们做出决策,接手这个项目。我记得那是2010年10月27日,决定接手后,我们做了很多谈判,规划整个框架,然后在一天内完成所有交易。但当时德司达的销售规模是超过了龙盛50%的量,按照上市公司的要求,收购标的资产规模或者销售超过公司的50%,就要通过重大资产重组这个流程,这个流程至少需要一年以上,无法顺利完成交易。但既然有了决策就要坚持做好,于是我们做了一个创新,通过可转换债券取代直接认购股权的方式,规避流程问题和印度等国的反垄断审查,成功完成并购,也成为上市公司在海外并购的一个非常经典的案例。

当时德司达的资金流动性很差,亏损巨大,整个公司士气低落,银行、客户都没信心,龙盛要接手面临非常大的考验,这个坎如果过不去,不仅项目要失败,还会拖累整个公司的发展。在接下去的三年多时间中,我们完成了一系列极具挑战性的工作,顺利完成了德司达全球范围内的重组与整合,使德司达在很短的时间内实现了华丽转身,2014年净利润超过了1亿美元。德司达对我们来讲也是一个里程碑式的项目,它的销售服务和技术支持,生态安全和环保理念等都在全球产业内遥遥领先。通过这样的整合,龙盛成为全球最大的纺织化学品公司,盈利能力大幅度上升,从3亿到30亿,而今年我们的目标是40亿,同时我们在国际化学界、在资本市场上也都赢得了大家的尊重。

 

寄期望

22年很快,一晃就过去了,今天跟大家汇报起来也没几句话。我们离开学校的时候都在想我的空间很大,我想做成很多事情。当岁月过去的时候,真正能做出几件事情,能跟大家分享,也是一个很享受的过程。路会越走越远,越走越宽,这个过程很难、很挑战,但我也不会埋怨什么,一直非常享受这个过程。我们的很多技术、很多产业,不是基于我能赚多少钱,得到多大效益,而是这些技术突破过程非常有趣且富有挑战性,做成之后的这种愉悦不是钱能够带来的。利润我觉得是一个很自然而然的过程,你做到了自然就有了。所以今天在这里,我想告诉大家,要有一个正确的态度和价值观,当你的价值观跟公司跟这个社会非常吻合时,你做人做事都会非常轻松。

 

Q:在学校里我们学到的是理论知识和科研积累,关于资本运作和管理这些您是怎样获得的?

A:进入企业后,一开始我是做总工,我每天都花很大的时间跟技术人员研究讨论技术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发现很多有趣的想法,若我是董事长的话我就可以整合资源,把这些想法做出来。在这个过程中,并不需要你什么都会,重要的是你有什么资本和优势,你能在团队中发挥什么样的作用。一个公司里面各种专业都有,我可以通过技术去主导整个过程,懂金融的给我配套,懂法律的为我服务,所以我们不需要太焦虑我的专业怎么样,只要有自己的专长,大家就可以进行合作。

 

Q:从您的观点看,创新创业的核心是什么,需要人有什么样的储备和能力?

A:这个时代创新和创业不是你愿不愿意的问题,而是每个人每天都在进行创新。现在创新环境很好,年轻人的机会比谁都多,因为你的年龄、学习能力、活力都是资本。我自己有一个体会,我快50岁了,现的我不可能有以前那样的精力和学习能力了。现在跨专业、跨领域、跨区域资金的融合,诞生出很多的创新机会。只要你有想法,有热情,有信心,能够专注的做一件事情,就有可能成功。大的成功都是从小的成功开始的,在学校里,一件很小的事情,你有想法并且努力把它做成,这种经历给你带来的可能比一个好的成绩更重要。

 

Q:在面临重要的抉择时,您是怎么看到事情的前景和怎样抉择的?

A:人生确实有很多抉择,我们上什么大学,读什么专业,读不读研究生,进入企业还是某个机构,都需要选择。我想说我很幸运,四十岁以前,很多时候就是很自然地一步步就走过来了。但是在四十岁以后,当时我从总工做成总经理,就是一个选择,我还是选择这个行业,选择龙盛。在选择方向的过程中你可能需要跟很多人交流沟通,但如果说最后你是听了谁的意见而做出的选择,我觉得你的人生是失败的。这22年如果我去问别人,我想没有人会赞成我选的这条路。所以面对选择,你需要与自己的未来对话,通过思考而做出的选择,你对未来的路才能无怨无悔。

 

 

复旦高材生

微信公众平台

订阅号:FDUMMers

Copyright© 2012 复旦大学高分子科学系     邮编 :200438  传真:021-31242888   沪ICP备05003394

技术支持: 维程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