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友动态

高分子科学系系友采访录(一) — 采访巴斯夫技术支持 时静雅

发布时间:2015-04-18 


时静雅,复旦大学高分子科学系2010届硕士毕业生。研究生时师从武培怡教授,曾担任高分子系研究生团学联主席。毕业后进入巴斯夫,担任技术支持工作,至今已4年有余。



问:您能回忆一下在复旦读研究生时的经历吗?

时静雅:我是在武培怡老师课题组。武培怡老师是做红外光谱的,所以课题是二维相关红外光谱相关研究。光谱是个分析方法,不是那么系统性的,有个什么小课题都可以拿来做,很多的过程都可以用它来研究。

我们当时在团学联事情不多,所以现在都想不起来做了些什么事情。当时一直是我们组的同学来做团学联主席,所以我上一届团学联主席是我们组的赖祖亮,然后到了我,我下一届是来恒杰。我们系的传统是大家都以实验课题为主业,团学联主要也就是维护一些日常作业。


问:能介绍一下您当时为什么选择在巴斯夫做技术支持工作吗?

时静雅:我很早就有想过要做技术支持的,性格比较合适。因为工作是有很多种类,比如做销售、做技术支持、做市场、或者就干脆跳出这一行去做其它事情,比如做咨询,甚至做四大。我当时就是想做这一行。我觉得我其实运气还蛮好的,进巴斯夫也是有故事在里边。当年汽巴被巴斯夫收购,而我们系很早就有汽巴的奖学金。我那一年正好拿了个汽巴的奖学金,过来颁奖的人就是后来我加入的那个部门在中国区的销售总监毛博士。他颁奖的时候我还给他投了简历。后来跟着系统走的招聘流程,最后一轮面试又凑巧碰到了这位总监,后来自然而然就留在他的部门了。所以我觉得这就是缘分吧,既来之则安之。


问:技术支持的工作内容和流程是怎样的?

时静雅:我当时是巴斯夫一个应届毕业生项目grow program进来的。进来之后会在事业部门内部(business unit)轮岗。公司里是会分事业部门,还有一些行政部门比如采购、财务等是独立于各个事业部门之外的。我是护理化学品部门的,我们部门做的就是各种个人护理、家庭护理这个方向的原材料。个人护理就是做化妆品的、洗护的,洗发水、沐浴露之类的;家庭护理就是做一些像洗衣液之类的原材料。

技术支持分对内和对外的。对内就是说内部的一些工作。比如现在有一个新产品,如洗涤剂,这个洗涤剂的原料有表面活性剂、聚合物等。如果一个新的聚合物在欧洲市场用的很好,要在国内推广,那么对我们来说,第一个工作就是要把它给区域化,中国的产品配方要怎么把它给用进去,把它的优势体现出来。这就是一个很具体的工作,在这个工作里面,你可能需要联系到的同事,主要就是总部了。因为欧洲那边的同事对这个产品是有一个根本的了解,他们知道怎么在欧洲的配方中做得好。另外就要你根据自己的经验,中国的配方大概是什么样子的,中国又有怎样的一个测试标准。再一个因为我们自己是不做实验的,所以我们还得联系实验室的同事,和他们沟通去把这个东西做出来。做出来之后,下一步可能就是和客户之间的一个沟通,宣传这个产品有多好。

对外的技术支持就很像所有行业都有的售前和售后,销售是销售人员的事情,他负责把东西卖出去。那么这个东西它要怎么用,还有你怎么证明它是好的。这个工作就需要技术支持来做。比如我的客户是宝洁或者联合利华,那么我的原材料要用到它的配方里时可能会有一些问题,你怎么把这些原材料用到他的配方里去,还有这个产品你本身通过一些什么方法证明它好。又比如说我觉得我的新产品可以用到他们的配方里面,对他们是有好处的,然后在实验室里做出证明数据出来,拿着这个数据去拜访客户,跟他介绍这个东西。

那么客户他可能有的时候觉得很心动,觉得可以试一下。他可能就会说我们来讨论一下怎么共同把这个项目做下去,那这个项目可能是他们在自己实验室去测试,也可能是我们帮他们去测试。他可能会寄样过来,然后我们把这个产品加进去,进行一个前后的比较,如果这个结果是正面的,然后我们把结果反馈回去,然后如果他们愿意的话,再往下一步就是把这个事情交接给他们的采购和我们的销售去继续做这个事情。

技术支持与销售区别在于,技术支持只负责研发方面,我们叫研发但做的不完全是研发的事情,真正我们部门的名称是development and application technology。那我可能偏向于AT的部分比较多一点,AT做的事情就是我刚才说的这些事情。那D这一部分的话,他们做的是project development,这个其实很像是真正的R&D(research and development)做的事情。真正的R&D做的事情打个比方来说,这个洗衣粉现在的护色不太好,今年有一个项目要开发一个新的聚合物,这个聚合物在色彩护理方面有一些帮助。那么我们的PD 和我们总公司的一个专门的研究中心去合作PD。

我们BU这边做PD的人,他们的工作主要是应用方面的测试,就是把它应用到配方里做一些洗涤方面的测试。那么总部那边研发要做的就是开发这个聚合物,包括选取单体、工艺,怎样合成可以保证大生产时不会有问题,他们会有很多样品寄过来,我们这边的PD再做应用测试,而且要和对方一起去讨论这个研发,讨论大概什么样的聚合物对这个洗涤剂是有帮助的,从理论上去解释。我们部门里做这个职位的是从牛津回来的一个博士,很厉害。


问:巴斯夫工作状态怎么样?

时静雅:巴斯夫整个公司因为是欧洲的公司,所以相对是比较稳定的,到目前为止巴斯夫不主动裁人,很像是德国的国企。它不管是从福利待遇还是各个方面来说,可能都像国企一样稳定,它没有那么好那么突出。但是它有它的好处就是在员工的稳定这块有保障。但是对公司来说,这其实是不好的。因为,像我们很多同事属于很安稳的,可能呆在这就不动了;但有一些同事可能要求比较高,生活压力比较大,尤其是男生要养家糊口,他可能就不愿意在这边呆下去,还有一些是个人能力比较强,然而公司层面并不是特别鼓励员工体现个人特别的方面,所以个人价值有时会和公司文化发生冲突。

我感觉这个部门很有爱,我的老板是德国人,所以我的工作不会感觉那么难做,因为德国人其实是很严谨,他们很有人文关怀精神,不会对你有很高的要求,只要你稳定地把我们年初约好的今年的工作计划完成了,或者说哪怕有一些意外,只要这个意外是可以解释的,他们都可以接受。但是,也有一些部门,可能他们的老板是东南亚人,可能就会觉得日子不是那么好过。但是,对于成长来说,可能是苛刻的老板更有利于员工的成长。


问:您怎样看待团队协作?

时静雅:我个人觉得只有在小公司里才有高效率的团队合作,在大公司里团队合作只是职能性的。在小公司里,他们有很明确的目标,要去实现这个目标必然要有一个团队去协作。在大公司,对我们来说,如果我们成熟的大客户把我们的东西买掉了,那么我们的业绩就完成了。所以说在大公司里,每个人其实更像是一个螺丝钉,每个人在自己的那个位置钉好,把自己的任务完成了就可以了。尤其我们事业部门之间也是分开来的,我们和我们销售在不同楼里,很可能来了一个销售,我一年还不认识。所以说没有那么严格的所谓团队合作。

团队合作在新业务拓展时也会有,你们以后可能会见到一个职位叫NBD(new business development)。比如说我们现在有一种产品,用在家用里边,但是我们现在想知道是否能用在工业领域或者其他领域,这就叫new business development。一般会有一个销售或者市场负责来领导这个事情,这个产品怎么用,又有一个技术支持他。一般来说就是销售、市场和技术这三点。具体来说很简单,就是你去想,我怎么把这个产品卖到一个新的方向,怎么去做,就是这个团队要做的事情。

大的公司里,会用制度来代替人与人之间的一个交流,其实很多事情不是很灵活的。打个比方说,我们有些客户对安全性很关注,很担心。比如像蓝月亮之前荧光增白剂闹得沸沸扬扬,有人出来打假。有的客户可能会说,我现在想买你的荧光增白剂,但是你们有没有其他客户在用,这很符合中国人的思维,他一定要问倒你。那小公司的话可能就说了什么什么公司在用,但是我们是不能透露的,有很多制度上的东西很死。当然你也可以说,一般来说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一旦有什么问题,你肯定是要个人承担这个风险的。


问:听一个师姐说好像现在硕士学位就可以去巴斯夫做研发工作了,事实是这样吗?

时静雅:她还没有理解到公司政策的真谛。不是这样子的。对于巴斯夫来说,尤其是欧洲的企业,在德国读一个博士出来是很难很难的。我给你举个很小的例子来说,在我们公司如果你是个doctor,你名片上印出来就是Dr.的title,那如果你是一个硕士,它不会印出来任何的头衔。巴斯夫永远是重视博士的。研究一下高层里有多少博士学历的人就知道了,如果不是博士学历,那一定是个人能力非常非常强。那么整个公司来说,它肯定会去招一些硕士的,我们现在还招一些大专的呢,但是这些人从长期的在公司的发展来看,不会很好,除非你个人能力特别突出。如果你个人能力特别突出,公司可能会资助你去读一些博士什么的也是有可能的,但是巴斯夫肯定是重视博士背景的。


问:经过这几年的工作,您感觉自己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时静雅:对这个社会的理解跟当时不太一样。现在想起来,当时投简历还对各种工作有各种各样的憧憬。包括你们现在看巴斯夫也觉得很好,实际进来之后可能又会觉得不好了。那么我现在看巴斯夫也不是那样好,因为有些朋友在其他公司,聊下来每个公司肯定会有它好和不好的一面。给你们的建议就是,你们面试的时候,过了一面就可以了,二面的时候千万不要觉得自己是去面这个职位、这个职位对自己很重要;而一定要在面试的时候去了解这个职位是不是合适自己,因为二面的时候或者终面的时候,碰到的面试官多半是这个部门招人的主管。你不仅要去了解这个工作是在做什么,你会不会喜欢,会不会适合,还要去了解这个主管和你是不是性格相适合,这点很重要。一份好的工作如果没有一个好的老板,它就不叫一个好的工作。


问:巴斯夫这样一个公司,真正能提供给它一个创新动力的是什么,就是哪些部门或者哪些职位哪些人是公司的一个创新的动力?

时静雅:我很难去回答你这个巴斯夫整体是怎样的。但是,如果只是从我们这个职位上去看创新这个问题,并不是有很多机会去让你去做创新的。创新同时也是一种基本要求,比如说你有一个新的想法,你可以去做的话那是挺好的,欢迎你去做。创新这个话题太大了,其实在应用中间,像我们其实有的时候也是在做一些创新的事情。就比如说我刚才说我们有一部分的工作是要去建立一些新的方法,在这个方面其实你也可以是有一些新的想法的,虽然我们会一直说会创新,但其实这更多的只是一个口号。你完全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阐述这个事情到底是怎么去做的。



若不是打着“创新”的旗帜,做着创业的事情,恐怕很多人觉得创新与自己平凡的工作与生活毫无关联。在条条框框的制度和咄咄逼人的业务计划中,敏锐的人也容易被打磨去棱角。但就如时静雅学姐所言,工作中的创新其实就是一点点对本职工作改进,需要的却是不满足于现状的进取心和脚踏实地的行动。


 (采访人:刘濯宇、申秀迪)


复旦高材生

微信公众平台

订阅号:FDUMMers

Copyright© 2012 复旦大学高分子科学系     邮编 :200438  传真:021-31242888   沪ICP备05003394

技术支持: 维程互联